我媽PUA起來,渣男都認輸

“我聽過最惡毒的謾罵,是來自我的父母。”在關於原生家庭的話題裏,無數人在用類似的句式,表達著自己對於父母教育方式的怨憤與無助。

但在網絡之外,奉行著“打是親罵是愛”的教育理念的家長們,卻從未考慮過自己的行為,已經在一步步將孩子推入深淵。

打罵不等於鞭策,孩子的沉默,也不等於順從。如此簡單的道理,有些父母卻永遠不會懂。

本文來源:公眾號“槽植”(ID: caozhi123)。 如果您喜歡藍橡樹的文章,請記得要把我們“設為星標”哦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“不罵你,你就飄了”

對自家孩子要格外嚴厲,該罵的時候要罵,不該罵的時候,換個角度也要罵。

這個在部分大人眼裏約定俗成的育兒方式,成了無數孩子的童年噩夢。

及至時過境遷,他們早已長大成人,在不經意回想起曾經遭受的打壓時,仍然會感到窒息。

在博主“愁容騎士典當記”發出了一條關於抑鬱兒童與家長教育的微博之後,上百萬人的情緒被引爆了。

微博@愁容騎士典當記

12萬轉發討論,150萬點讚,評論裏充滿著大家的真情流露。

“我像是被我媽PUA了”

“一直否定我,打壓我”

“父母永遠喜歡貶低我”

每個人都在說自己的故事,每個人又似乎都能在這些話語中看到自己的前半生。

在否定的環境裏長大,在被貶低的生活裏完全失去自信。

他們的性格變得膽小自卑,一邊怕受傷,一邊渴望被肯定。

害怕被別人討厭,所以不敢表達自己的情緒和看法,在無限順應他人的過程中,完全忽略掉自己的感受。

他們看起來和常人無異,卻在心理上 卑躬屈膝。

父母們對此自然是毫不知情,對孩子的打壓,也不僅限於在家裏。到了外人麵前,他們的貶低手段運用得更加得心應手,並且順理成章地給這種態度加了個名為“謙虛”的包裝。

以謙虛為由對外貶低自己的外貌長相/微博網友

聽到別人誇一句,父母像條件反射一般,找出一連串的話,來向對方展示自己的孩子是多麽“不可救藥”。與其說這是一種謙虛,倒不如說是在極大地消耗孩子的自尊心。

旁人怎麽說,對孩子來說並不重要,他們在意的是爸媽對自己的看法。但恰恰是最重視的人,傷他們最深。

動輒在外人麵前說出傷害孩子的話,以“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”為固定托詞,惡語相向、道德綁架。

在潛移默化中,兒女們深信了父母口中自己的差勁與不堪。

無論怎麽努力都不會變好,成了一代人走向絕望與自棄的心結。

在遍地開花的貶低式教育下,不少父母仍信奉前人的“經驗主義“教條:“孩子心理承受力太低才會得病,平時多管教多說幾句,遇事就不會拿什麽脆弱了。”

《小歡喜》中,宋倩對英子的“窒息”行為,在宋倩看來都是“為了你好”

實際上,心理承受能力無法通過管教和謾罵來得到鍛煉與提升。

當“管教”超出了孩子的承受範圍,很容易讓他們對父母的愛產生懷疑與不解。

長此以往,孩子會在成長中變得極為脆弱,容易把創傷無限放大,並長期“內化”與“吸納”父母所帶來的傷害。輕則積壓出心理問題,重則釀成抑鬱症。

微博@央視網

根據央視網的報道,全球有3.5億人身患抑鬱,在僅次於癌症的“第二殺手”帶來的痛苦中掙紮。這其中,無數孩子在壓抑的環境下成長,對家庭產生心理陰影。

知乎上關於“父母導致的抑鬱症”話題,瀏覽量已經超過1400萬。原生家庭教育方式對當代人的影響,遠遠比想象中更嚴重、更普遍。

活在幸福家庭麵具下的孩子們

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

台劇《茉莉的最後一天》,就試圖用魔幻現實主義的方式,向我們展示那些活在“幸福家庭”背後的孩子,是如何承受著自己的“不幸”。

外表靚麗、成績優異、孝順懂事的茉莉,是典型的“別人家的孩子”。

她有令人豔羨的家庭,有名利雙收的父母,還有一個天真的妹妹可莉。

但幸福隻是外人看到的表象,家庭成員間的冷漠,母親極強的控製欲,都讓姐妹倆窒息。

上不完的補習班和做不完的作業成為生活日常,在房間裏安裝攝像頭,以“關心”之名遭受監視,也是她們必須要麵對的現實。

茉莉從未對此表示出異樣,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。隻是在某天夜裏,她不聲不響地從家中陽台跳下,結束了自己短暫的一生。

母親既悲痛又困惑,決定通過科技手段回到茉莉自殺的那一天,查清她的死因。

也是這場時空之旅,讓媽媽發現自己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女兒。

茉莉的憤懣和苦惱,來自於媽媽360°的監視和控製,以及無所不用其極的言語打壓。

想當收銀員,卻被母親痛批“沒出息”。

考試取得第一名,媽媽的第一反應不是讚美,而是不滿足。

即便隻是日常溝通,也在語言上充滿了道德綁架的意味。

茉莉表麵看起來陽光開朗,心裏卻早已傷痕累累。

她反複思考,又反複崩潰。

手腕上的傷痕,也證明著她在縱身躍下之前,已然對生活絕望過太多次。

茉莉曾期盼媽媽能發現自己手上的傷口,但這不過是她的幻想。

這注定是一場父母與孩子的悲劇,父母給了孩子生命,卻忽略了孩子應該有權利決定他們想要的生活。

電影裏的故事是虛構的,但其中反映的,卻是真實存在的現象。

大人們在用一種近乎自負的態度來實施貶低式教育時,一定想不到自己會對孩子造成不可逆的影響。

孩子們在負麵情緒裏長大,心中會充滿恐慌與無助,感受不到自己的價值。

即便長大成人,有了自己的生活,還是很難從這樣的自卑情緒裏走出來。

陳喬恩曾在采訪中說起,由於小時候總是遭受到母親的打罵,她在成年後依然會充滿恐慌,時常會出現關於挨打挨罵的夢魘。

而在爸媽心裏,這些陰影都是不存在的。

他們隻覺得,孩子需要在嚴厲的環境中成長,鼓勵多了,他們會在沾沾自喜中迷失自我。

於是打罵成為常態,受懲罰也不再是做錯事專屬。

孩子們因此感到混亂,一些人在成長中接受了“為別人好就應該對他嚴厲起來”的想法,會將上一輩的態度延續下去,讓自己的下一代,也在同樣的環境裏壓抑的成長。

另一些人即便知道自己接受的教育方式有問題,也無法改變現狀,在親情與理智中掙紮,越想找到一個平衡,就越讓自己的心裏承受更大的壓力,甚至走向抑鬱。

孩子與父母的愛恨與救贖

網絡上一直流傳著一句名言:“望子成龍的父母,自己都不是龍。

這些“以愛之名”壓迫孩子的人,在不自覺貶低孩子的過程中,體現的是一種“自我投射”,將自己對生活的自卑與不滿足,安放到孩子身上。

高中比孩子的成績,高考比孩子考上哪個大學,工作了還要比孩子的職位和工資。

比較的根源,是希望孩子能為自己增光,減輕自己的生存壓力。

這種無形中強加到孩子身上的責任感,無需說明,也不需要孩子接受。

如果孩子沒有按照父母想象中的樣子發展,他們便會感到失望,“我這麽愛你,你為什麽不能好好回報我?

這樣的問題充斥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,讓他們迷惑,也讓他們失去自我。

很多父母自始至終都無法明白,他們口中的愛,其實是孩子的痛。

強壓下形成的生長壞境,造就的是一場兩敗俱傷的博弈。

許多學者認為,童年時期感受到來自父母的冷戰、嘲笑、訓斥,會被無限內化,形成消極的自我意向。孩子會因此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,也不相信會真正得到他人的愛。

他們無法愛自己,更無法愛家人。

爸媽們說的最多的是“愛”,而孩子最缺失的,恰恰也是愛。

父母本應認識到,孩子也是自由獨立的個體,而不是自己的附屬品。他們有自己的想法,需要被人尊重與認同。

微博@愁容騎士典當記

但隻有兩代人都加以關注,坦誠麵對真實的彼此,這份“愛的偏失”,才有可能被緩解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意見反饋